首頁-字畫資訊-古今名家-

近代書畫名家

-張大千送給女兒的畫別出心裁,滿滿的愛!

張大千送給女兒的畫別出心裁,滿滿的愛!

來源:淳道字畫網      時間:2018-07-02     文章瀏覽次數:9186次

摘要:張大千一生交游廣闊,他在外講友情,經常給人送畫,甚至有些不相識的人,只要相求,都會送畫。可是在家里,子女卻不可以隨便開口向他要畫,更不可在生日的時候要禮物。張大千說,子女的生日就是母親的受難日,哪有父母給孩子送禮的道理?

 

1964年,“八德園”的五亭湖,張大千與部分兒女及晚輩的合影

       繪畫大師張大千一生共有四位夫人,所以張大千的后代也比較多,據不完全統計,張大千共有十多個孩子。

張大千與長女張心瑞

       張心瑞是張大千的長女,為二夫人黃凝素所生。張大千給她起了個小名“拾得”,意為“撿來的”。那個時代的人習慣給孩子起個土土的小名,或是逗孩子說是撿來的,以期孩子更容易撫養。張大千也不例外。

       在張大千眾多兒女中,據說張心瑞最受鐘愛,因為“她最能揣摩老父的心意,也最知體貼”。

       張心瑞和“黑虎”  1943年,張大千從敦煌帶回兩條藏獒,一條取名“黑虎”,一條名叫“丹格爾”

       張大千一生交游廣闊,他在外講友情,經常給人送畫,甚至有些不相識的人,只要相求,都會送畫。可是在家里,子女卻不可以隨便開口向他要畫,更不可在生日的時候要禮物。張大千說,子女的生日就是母親的受難日,哪有父母給孩子送禮的道理?

長女的18歲生日禮物:仕女圖《倩影》

       在張家,孩子們過生日要給父母親磕頭以謝父母的養育之恩,全家吃面慶生。可是在張心瑞18生日時,卻意外得到了父親的贈畫《倩影》,這幅背面仕女圖作于1944年,是張大千送給張心瑞十八歲的生日禮物,并題上“十女心瑞十八歲生日,寫此與之”。

       這讓張心瑞很意外,她說:“父親在家講規矩,在外重友情,他的好多字畫都是送給朋友,甚至有些不相識的人,只要相求,父親都會送給他們。但在家里我們子女是不可以隨便開口問父親要畫的。”

       侍弄虎兒者張善孖,后排右二張大千,右一張心瑞,左一張善孖之女嘉德

       “那年父親剛在重慶辦完畫展回來,因為天氣炎熱,就帶著家人一起去青城山避暑,沒想到就是在那個時候,父親畫了這幅畫送給我。”張心瑞回憶起來還是非常感動:“父親的子女很多,我沒想到父親會記得我的生日,還會主動畫一幅畫送給我。”在這之后,張心瑞一直把這幅畫掛在臥室里,陪著自己過了70個生日。

女兒的禮物:《菡萏真絲旗袍》

張大千《菡萏真絲旗袍》1949年作

       這件張大千1949年繪制的《菡萏真絲旗袍》是他送給女兒張心瑞的。據說當年張大千繪制了兩件旗袍,一件就是我們看到的這個,還有一件送給了他的第四任夫人徐雯波。1972年,張大千還繪制了一件墨荷旗袍送給了他的女兒心聲。

       張心瑞的這件荷花旗袍畫的是花骨朵,徐雯波那件是一朵盛開的荷花。張大千告訴心瑞:女兒是含苞未放的花,所以就只畫花苞。

外孫女的臨別禮物:《雀石圖》

       1963年5月,張心瑞攜小女蓮蓮抵達香港,與父親團聚。分別14載,一朝得相見,父女倆的喜悅之情溢于言表。 (張大千和張心瑞攝于從港島至九龍的輪渡上)

       1952年,張大千帶著全家十來口人遷居阿根廷,兩年后移居巴西。他牽掛留在國內的家人,經常寫信給孩子們,也一直想讓張心瑞出國定居和他團聚。1963年,通過畫家葉淺予的幫助,張心瑞終于帶著女兒蓮蓮與張大千在南美團聚。

1964年,張心瑞和女兒蓮蓮在“八德園”

       張大千一直希望女兒能留在自己身邊,但限于當時國內政策,張心瑞怕滯留不歸會給丈夫和孩子造成牽連。1964年張心瑞要離開八德園回國,張大千很是不舍,希望將外孫女蓮蓮留在身邊。

       《雀石圖》題識:送一半,留一半,蓮蓮、蓮蓮你看看,到底你要哪一半。爰翁。

       有一天張大千畫了一幅“雀石圖”逗外孫女蓮蓮,說要把畫裁開拿一半給蓮蓮,看到蓮蓮著急的樣子,張大千在畫上題寫“送一半留一半,蓮蓮、蓮蓮你看看,到底你要那一半”,把畫給了外孫女蓮蓮。蓮蓮當然高興,她哪里懂得他的外公張大千在玩笑后面的悲傷。

外孫女的寵物畫:《嘟喵》

       張大千送給外孫女蓮蓮的畫《嘟喵》題識:癸卯之秋,寫與蓮孫。爰翁。

       “嘟喵”是張大千在八德園養的一只小貓咪,也是其外孫女蓮蓮(張心瑞女兒)的寵物。

張大千的外孫女手抱“嘟喵”于八德園 1964年

定居臺灣后給女兒的紀念:《葉棲禽》

       1964年8月,張心瑞和蓮蓮回到重慶。這時國內已經展開“四清”和社會主義教育運動,1966年文革開始,張心瑞和父親完全失去聯系。1969年,張大千移居美國加利福利亞州,1976年定居臺灣。但那時臺海兩岸還完全封閉,父女倆還是不能見面。

《葉棲禽》1981年作

       之后,張大千畫了《紅葉棲禽》給張心瑞,并題“辛酉四月二十五日,寫與拾得愛女,汝細觀之,當知父衰邁又不得與汝輩相見,奈何奈何”。

送給長女的最后一幅畫:《墨荷圖》

《墨荷圖》

       這是1981年夏,張大千送給女兒張心瑞的一幅《墨荷圖》,也是張大千送給張心瑞的最后一幅畫。畫面上,一莖壯碩的荷葉迎風而立,在其庇護之下的,是一顆稚嫩的花骨朵。配合畫上的題詞來看,誰說這不是老父親在暗喻愛女之情?

題識:十女心瑞與老父別十八年,遠來八德園省侍,匆匆別又十八年,來環蓽庵乃不得見。世亂如此,能有團聚之日否?言念及此,老淚縱橫矣。奈何奈何!寫此數筆,寄汝守之,勿信妖言,當知老父念汝之深也。

       1964年,張心瑞隨父親經德國到香港,準備返回四川。此為停留香港時攝于下榻的樂斯酒店。

       寫下這些詞句之時,張大千已離開大陸32年。兩聲“奈何”背后是張大千的無望與悲苦。

1963年,張心瑞與父親張大千、徐雯波、女兒蓮蓮在“八德園”中

       留在大陸的5個子女之中,唯有張心瑞得以在葉淺予的幫助下去巴西與父親共度一年時光。其余的時間里,除了遙遙凝望之外,他們彼此相守的唯有從前相伴的零星記憶。直到1983年張大千在臺灣逝世,身在大陸的子女日夜兼程趕到香港,卻依然無法進入臺灣。最后,只得在香港隔海祭拜。

用戶評論

相關文章

精彩推薦

相關書畫作品

最新字畫文章

熱點文章

瀏覽記錄

[清空記錄]
美人捕鱼教程
捕鱼之海底捞电脑版 时时彩黑马计划免费版 北京麻将小游戏 介绍各地小姐地址的网址 捷报网球比分网 在线时时彩人工计划网 四川快乐12手机软件 pk10是国家开的吗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一定牛 2o18王中王资料大宝典 时时交流群送金群 mg电子免费技巧 四川快乐12一定 湖南快乐十分选号诀窍 赛车pk10雪球计划表 江西快三开奖走势图